星期二, 八月 20, 2019
betway必威登录

【聚焦】世纪德比 百年恩仇——博卡与河床的那些事儿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losangeleshometheaterinstallation.com/,博卡

12月9日,在西班牙马德里伯纳乌球场举行的2018南美解放者杯决赛次回合比赛中,阿根廷河床队通过加时赛以3比1战胜博卡青年队,从而以5比3的总比分夺得这项南美最重要的洲际冠军。

今年的决赛次回合因安全问题经历了两次延期,最后不得已搬到海外举行,可谓是一波三折。博卡青年和河床的比赛一直被称为“超级德比”,是地表最激烈、最火爆的同城大战,而这一次也是两队的比赛首次在洲际决赛中上演,博卡青年和河床的百年恩怨路就此被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如果追根溯源,很难想象如今水火不容的博卡青年和河床其实具有相同的DNA。上世纪初,两家俱乐部(博卡青年1905年,河床1901年)都是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港口地区成立的。因为地缘相近两家俱乐部刚开始关系还不错。裂痕出现在1938年,河床俱乐部为了谋求更大的发展,搬离了相对贫穷的港口区,在北部富裕的努涅斯区安家。他们也因此获得了很多有钱人的支持,被称为“百万富翁俱乐部”。但这种行为在博卡青年人看来就是背叛,他们认为河床一味追求金钱利益,而博卡人永远不会抛弃最底层的劳苦大众。就这样,足球成了阶级分化的载体,代表贫民阶级的黄蓝色和代表富裕阶层的红白色,就此成了两种无法调和的颜色。而这种有身份认同感产生的恩怨世代相传,生生不息,最终成了很多人终生的信仰,不灭不朽

互相起侮辱性的外号是博卡和河床这对世仇的传统。博卡人称河床为“小鸡”,以此讥讽后者在1966年南美解放者杯决赛惨遭逆转,就像小鸡一样懦弱。而河床则称博卡人是“猪”,以此讽刺博卡区的贫穷。所以在两队的德比战中,经常是鸡毛满天飞,小猪满地跑。

2011年,在俱乐部110岁华诞之年,河床竟首次降入乙级,虽然只过了一个赛季他们就重新杀回甲级,但降级这件事从此让他们的死对头博卡又多了一个嘲讽的把柄。之后的世纪德比中,博卡青年的球迷总会身穿写着字母“B”的白色床单,以此羞辱河床队这段不光彩的经历。

一座庄严肃穆,一座造型奇特。一座是高贵的化身,一座为纯粹代言。这就是阿根廷最著名的两座魔鬼球场,河床队的纪念碑球场和博卡青年的糖果盒球场。纪念碑球场是阿根廷国内第一座钢筋混凝土结构的球场,从诞生之初就是“高大上”的代名词,坡度较好的看台充分考虑了看球的舒适度和全景视野。相比之下,糖果盒就寒酸多了。看台几乎是90度角与地面垂直,从最上层向下看就是站在悬崖峭壁的边上,让人两腿发软。糖果盒也因此得名“垂直球场”。

疯狂的球迷,让超级德比成了全世界的焦点,也成了最危险的地方。阿根廷历史上最大的一次足球惨案正是在博卡和河床的德比大战中发生的。1968年6月23日,博卡作客纪念碑球场,靠近客队看台的球场12号出口发生踩踏事故,共有71名博卡球迷在此丧生。关于事故的发生原因,到今天都还没有完全查清,但大多数观点认为,是警方和博卡球迷的冲突所致。“12号出口”的惨剧也加深了博卡球迷对河床的仇恨情绪,自此之后两队球迷间的冲突也越来越频繁。

三年前,南美解放者杯1/8决赛中,超级德比又引发了一出闹剧。除了一贯火爆的比赛场面,看台上的球迷也搞出了大动作。博卡球迷向河床队员投掷杂物并喷洒胡椒喷雾,河床球员当场痛苦不堪,最终不得不在防暴警察盾牌的护送下才得以安全离场。事后河床多名球员被诊断为眼角膜炎,博卡则被直接判0-3负,被淘汰的同时直接目送死敌在当年一路夺得解放者杯冠军。

球迷的极端对立情绪也延续到了球场上。两队水火不容与传统有关,博卡球风粗野,斗志顽强,河床技术细腻,球风华丽。只要是博卡、河床两军对峙从来都是红黄牌满天飞,打架斗殴不断,博卡比赛规则形同虚设,只有百年恩怨主宰着比赛。

除了场上的直接对抗,这对百年宿敌在“造星”方面也呈争先恐后之势。他们就像潘帕斯雄鹰的两翼,一百多年来源源不断的为阿根廷足球输送着人才。博卡的加戈、帕拉西奥、野兽特维斯、疯子帕勒莫、里克尔梅以及河床的肯佩斯、萨雷拉、毛驴奥特佳、坎比亚索、阿亚拉、马斯切拉诺、小烟枪伊瓜因,我们耳熟能详的每一个阿根廷球星的名字几乎都出自这两家伟大的俱乐部。

其中,博卡青年队中最传奇的一个球员的名字无疑是迭戈·马拉多纳。虽然在前往巴塞罗那之前,马拉多纳只短短在博卡青年效力一个赛季,但他却用天才的表现,征服了糖果盒所有的拥趸。1981年4月10日的这场超级德比战,正是迭戈在糖果盒一战成神的日子。这一天,有7万名球迷涌入糖果盒见证这场决定当赛季冠军的德比之战。当时年仅21岁的马拉多纳刚从阿根廷青年人队转会而来,承载着博卡球迷无尽的期望。迭戈最后不负众望,贡献两个进球一个助攻帮助博卡青年3比0完胜宿敌,为糖果盒球迷留下了超级德比最荣耀的一战。

超级德比的另一个传奇人物是里克尔梅。在与河床的历次德比战中,里克尔梅先后贡献6粒进球,其中包括2000年南美解放者杯四分之一决赛上,至关重要的3粒进球。那一年正式从在解放者杯八强赛淘汰河床开始,博卡青年所向披靡,不仅时隔22年重夺南美解放者杯冠军,同时击败皇马拿下丰田杯并在联赛折桂,完成史无前例的三冠王伟业。

河床方面,“小烟枪”伊瓜因则常常在超级德比中扮演关键先生。06年10月当时还未满19岁的伊瓜因迎来了他的首次阿根廷国家德比。那场比赛,他梅开二度,河床也以3-1击败博卡青年,也终结了对手22场连胜的记录。伊瓜因也因这场比赛为自己在纪念碑球场赢得了一席之地,从此走向成名之路。

在阿根廷职业足球的百年历史中,博卡和河床几乎处于统治地位。他们囊括了阿甲联赛近2/3的冠军,他们也是斩获洲际冠军次数最多的两个球队。但是对这对宿敌来说,似乎永远只有比对方多一座奖杯,生活才更有意义。河床人可以骄傲的说我们有36座联赛冠军奖杯,而博卡只有33座。博卡人则会说我们6次在南美解放者杯中折桂,而河床在今年夺冠后也只有4次。对比两队近300次的交锋史,博卡的胜率只是略高一点点,两队实力不分伯仲。

一百多年来,博卡青年和河床他们谁都没有掉队,河床博卡德比他们始终都是对方赶超的目标,这才是所谓德比的意义。与其说是宿敌,不如说是彼此的催化剂,只有共同前进,才能继续相爱相杀的故事,才能继续超级德比的恩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